自己的廣播電台

今天重新思考著與陌生人的微妙關係。

週末的早午餐約會,與她聊著該如何克服自己內向的個性。她停頓了一會兒,突然說「自從開始在網路上跟陌生人聊天,我好像就跨出自己害羞的圈圈… 我其實很喜歡在網路上認識人耶!」從來沒有在網路上跟陌生人聊天的經驗,這時的我開始想像著與一個從未、也不會見面的人傾訴自己的秘密。

跟一個對自己背景完全陌生的人介紹自己,確實少了被對方評分的壓力。跟一個自己生活圈沒有重疊的人交談,似乎不需為脫口而出的言語負責任。

在我的世界裡,他只認識我,在他的世界裡,我也只認識他;所以我們說著的故事都是事實。當對方願意傾聽,便可以任性地以自己的perspective敘述任何故事。跟陌生人傾訴自己的價值觀與看法,一千個人裡面,總可以得到一個人的認同。

跟陌生人聊天,當下好像到了另一個世界。跟陌生人聊天,被貼上標籤也沒關係,關閉視窗然後繼續找下一個陌生人就好。

想了這麼多,現在坐在電腦前的我,目前似乎還是無法對著冰冷冷的螢幕敞開心,讓一個陌生人進入到我的世界裡。

the digital way